陶思明
坚决反对画地为牢式保护亚洲象
陶思明专业号 | 2021-9-10

陶思明

阅读“云南有效处置象群迁移事件”一文(《中国环境报》,2021.9.8),得知“云南省将系统总结本次北移象群安全防范工作经验,综合施策,防止亚洲象再次向元江以北迁移。”认为“现阶段,构建完善的监测防控体系,运用合适的技术手段对亚洲象活动进行有效管控,尽可能避免亚洲象大规模迁移扩散,至关重要。”这分明是要把对社会特定群体的管控方式运用到野生动物保护上去,以强大的行政手段、技术措施等人为力,给亚洲象的分布和活动画地为牢,还没有看到这样保护野生动物的。

为什么要画地为牢,可能的原因是说“元江水系是北移象群返回原栖息地的重要地理节点,是亚洲象栖息地适宜性的一条分界线。”但从亚洲象物种的出现远早于人类看,其“栖息地适宜性”的鉴别和决定权,应该在于亚洲象而不在于人,凡亚洲象欲迁徙扩散之地皆为它们眼中的适宜栖息之地,我们有什么理由以“元江”为亚洲象的活动和分布划界。难道是元江以北广大地区生态环境保护的不够好,大片自然半自然区域不够多,或者元江以北的社会各界不能处理人象关系,必然威胁亚洲象的安全和生息繁衍?

当然,亚洲象扩大活动和分布范围,无疑为新分布区带来新的问题,但这顶多就是在现状分布区已经充分展露的人象生存空间上的冲突,且因分布范围扩大象口密度降低问题不会更大,如果新分布区承载力足够大人象冲突的几率也会显著减少,以在现状分布区获得的经验应对绰绰有余,岂可心有余悸畏缩不前!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保护野生动物也一样,古诗说的好:“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保护有伟大的使命,光辉的历程,因噎废食完全不可取。

亚洲象群通过自由迁徙不断扩大分布,从元江以南走向元江以北,从云南走向临近省份,是对西双版纳等现状分布区历史以来广大人民群众保护努力和心血付出的最好回报,是元江以北各地持续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实现人与自然和谐走可持续发展道路的生动写照,是美丽中国生物多样性摆脱颓废危机走向欣欣向荣的最好象征,我们不应为亚洲象的活动和迁徙设限。不仅是我们,谁也没有权力为野生动物的生息繁衍设限,否则怎么会有顺应自然、就地保护、保护生态系统中的物种、野生动物损害赔偿等理念主张、政策法规和生动实践。

如果我们希望亚洲象物种在中国有比目前更好些的发展前景,下决心改善现状分布区因为承载力有限而业已高度紧张的人象关系,促进潜在分布区更好的保护恢复自然生态环境,那么就请不要违拗初心画地为牢搞保护,不要怀疑生态文明理念的科学性、可行性更不要反向操作,试图减损野生动物生而自由的天赋权利,对抗和改变野生动物固有的野性和迁徙习性,费尽移山心力“有效管控”“亚洲象活动”和“亚洲象大规模迁移扩散”。相反,要以《生物多样性公约》精神和生态文明理念为指导,积极变综合施策“防止亚洲象再次向元江以北迁移”为尽心竭力创造条件助力亚洲象向元江以北迁徙扩大分布,这是保护亚洲象的阳光大道,我们理应满心欢喜阔步迈向并前进在这条大道上,而绝不能止步甚至放弃。

 

 

 

 

 

 

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
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file技术构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