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思明
建议有关方面积极研究大象等野生动物训化表演的存废问题
陶思明专业号 | 2021-9-17

陶思明

(泰国训象,澎湃新闻2017年12月29日有关文章配图)

时代在前进,社会在发展,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无论形式、品质、载体、渠道等,都比过往丰富了许多,限于人的精力、时间要全面享用亦非易事,十有一二就不错了。但这一领域有些方面似乎没有新陈代谢,一些产生于文化生活贫乏时期但明显有违生态伦理和当代人文精神的活动还继续着,纯粹服务于人和取悦于人休闲玩乐的大象等野生动物的训化表演即为一例。

野生动物自有其性格,如自由自在、自食其力、占山为王、不听人话、宁死不屈等,由此而训化表演在摧残野生动物上比单纯圈养又加重一步,令其痛苦不堪,常处于生不如死的悲惨境地。如果打比方的话,可能类似于把活人特别是小孩放到纯自然世界中与野生动物为伍,本已惊恐万般,还要满足野生动物“享福作乐”各种需要,改变习性练就十八般武艺强打精神“做牛做马”做好服务工作,这个超乎常态的难度和心理创伤有多大,有谁可以承受。人、物一理,况且野生动物和人同归一类,都是生命世界的娇子,民以食为天离不开动植物资源,但野生动物表演并非生存必须品,也不是绝大多数人的必然爱好,实在有人想体验,也许通过虚拟世界可以有更加豪华的效果。因此,这方面的问题不少人在关注,报道也很多。

如据澎湃新闻2021年9月16日的报道,在河南焦作森林动物园,5岁的小象莫莉由不足二十厘米的铁链拴着,被迫接受吹口琴、驼人等各种训练,眼神呆滞、行为刻板,有关专家认为野生动物表演以及和游客的亲密互动行为,违背了其天性,背后是动物的痛苦和伤害,“呼吁停止野生动物表演,让动物园回归公益属性,而不是把野生动物作为娱乐的商品来营利,关爱野生动物,让它们能更好地生活在大自然中。”天地自然保护团队2021年8月25日发微博,反映云南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对野外“救助”回来的健康幼象正在进行表演训化,视频显示小象四条腿被如脚镣般的极短绳索控制,跟着手持象钩(调教工具)的训象人员艰难的走着碎步,呼吁取缔训象业和象表演活动。

更有人大代表方丈明海在2016年全国两会上,建议“停止进口幼年非洲象,加强对已引进非洲象的科学管理”(绿政公署,2016.3.8 ),有条件的可考虑将非洲象送回原产国,尝试野放回自然栖息地。他指出:“2012年,太原动物园、新疆天山野生动物园从津巴布韦引进4头幼年非洲象,结果只有1头小象幸存了下来,其它3头刚运到中国没多久就死于疾病。2015年7月,广东长隆集团也从津巴布韦进口了24头幼年非洲象,引发了更多的国际非议。”认为,人工圈养非洲象,无法满足大象生理和心理的基本需求,对这些非洲象而言,是一辈子的折磨。虽然“象牙展现出血淋淋的死亡,所以关注的人更多。但幼年非洲象的野外捕捉和终生圈养所带来的生态伦理和科学问题,同样亟待严肃认真应对。”

是的,我们早已进入了持续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时代,不但要解决经济社会活动中生态空间占用与野生动物生存空间常常重合的矛盾,有效管控减免各种开发建设项目进入留存不多的自然区域,保全野生动物最后的家园以示最大保护诚意。还要以更加文明的态度、文明的方式对待野生动物,商业化利用已经得到管控,涵盖野生动物和家养动物的动物福利,包括动物不受饥渴和营养不良的困扰、动物免受环境不适的痛苦、动物不受疾病和伤痛的折磨、动物免于恐惧和悲伤、动物有适当条件自由表达天性等,也在积极宣传改进中。

以此观之,无论需求侧还是供给侧,大象等野生动物训化表演的人文社会环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还能自古到今稳坐钓鱼台没有些许变化,抑或要变本加厉更胜一筹,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只纳新不吐故系统要崩溃的。鉴此,建议有关方面从有利于生态文明建设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高度审视,从新事物展现欣欣向荣的新气象有赖于新旧事物交替和以时代精神发展先进文化、淘汰落后文化的需要出发,积极研究大象等野生动物训化表演的存废问题,如果能够尽快废止,必将是构建人与自然和谐关系的新胜利。

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
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file技术构建